智能问答 关闭
你还可以输入40
老兵故事:昭化籍志愿军侦察兵李如成曾活捉美军少尉
发布时间:2021-04-06 10:00:45 来源:广元市昭化区政府办公室    浏览量:

老兵故事:昭化籍志愿军侦察兵李如成曾活捉美军少尉


老兵李如成

今年91岁的李如成出生在广元市昭化区红岩镇广吉村,3岁时母亲便因病去世,留下兄妹4人,父亲既当爹又当妈,重压之下急瞎了眼睛,全家生活更加艰难。为了混口饭吃,李如成8岁便给地主放牛。哥哥李玉山后来参加了八路军,姐姐李玉珍当过大队支书。


赴朝参战保家国

19501月,刚满19岁且身材高大的李如成参军入伍,成为昭化县公安中队一名公安战士。同年4月,赴剑阁军分区教导大队培训学习。19511月,在“抗美援朝、保家卫国”的热潮中,剑阁教导大队500余名干部战士全部转为中国人民志愿军。同年4月,李如成随六十军181师赴朝参战,任师直属侦察连侦察班长。

从踏上朝鲜国土起,就不断听到枪炮声和敌机轰炸声,一路上目睹朝鲜的城市和村庄变成片片废墟焦土,看不到一间完整的房屋,也见不到人烟,周围死寂沉沉。侵略者的暴行激起了李如成心中的怒火,他决心要为朝鲜人民报仇雪恨。

李如成所在的侦察连的战士们个个都身怀绝技,擒拿格斗样样在行。连长姓王,山西人,在淮海战役中曾任侦察连长;排长张纯忠,曾任国民党部队军事教官,功夫了得。李如成的父亲是个“练家子”,李如成从父亲那里学到了一些拳脚功夫,一套拳打得有板有眼,凭着过硬的军事素质及拳脚功夫,他很快就升任班长。李如成至今还记得全班5个战友的名字:邓成志、杨锡光、胡进洪、方万富、张观义。“如今,他们都走了,只有我还活着。”讲这番话的时候,李如成重重叹了一口气。

朝鲜冬季十分寒冷,气温通常在-35℃到-40℃,有时甚至更低。气温这么低,在室外,衣服穿得再多也没有用。来自中国南方的志愿军战士经受了严峻的考验。

由于战争的破坏,朝鲜平原地带的房屋几乎都被炸平了,老百姓都逃到山沟里躲起来。部队宿营时,没有现成的房子,只能搭茅草棚,全班打统铺。晚上睡觉时,战士们只脱去外面的棉衣棉裤,头脚穿插紧靠在一起,互相取暖。就这样也还是一直睡不暖和,睡了两三个小时,站岗的哨兵就叫大家起床活动,搓手踢腿,蹦蹦跳跳,等身上回暖过来,嘴里能哈出热气,才能再躺下去继续睡。如果晚上睡觉不爬起来活动,就会被冻僵在床上。

李如成回忆说,我们一般都隐藏在防空洞或坑道里,由于下雨或化雪,坑道内经常漏水,一股霉臭味,棉被和衣服全都被打湿了。到了夜晚,为了防止灯光泄露,窗口都要用黑布遮挡。在战地一年多时间里,我们每天只能吃两顿饭,把炒米、炒面用雪水冲着吃。有时因为交通中断,后勤供给不上,一连几天没有吃的,只能吃野菜、野果甚至野草。坑道里缺水。不能洗脸刷牙,每个人身上都生满虱子,奇痒难忍。个个头发胡子又长又乱,蓬头垢面,满身又脏又臭。坑道里本来空气就不流通,几十个人挤在一起,酸臭味、霉烂味、尿臊味,再加上敌人炮弹爆炸卷进来的硝烟味,五味杂陈,令人恶心不止,连食欲也没有了。那些脏衣服连洗都不能洗,稍用力一搓,全烂了…”就是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,李如成随侦察连先后参加了第四次、五次战役。

机智勇敢抓舌头

“这辈子记忆最深,终身难忘的是抓捕美军少尉军官。也就在这次行动中,我的两个战友,一个牺牲,一个负伤。”提起往事,李如成既自豪,又伤心,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……

19533月,李如成参加了鱼隐山反击战。鱼隐山位于三八线东侧,海拔1100余米,巅峰险峻,是难攻亦难守的军事要地。我军鱼隐山高地的前沿阵地,距离敌人的前沿最近处只有100余米。当时战斗非常激烈,攻坚战、阻击战、反击战交替不断,敌我双方日夜不停地搏杀。敌人曾叫嚣要在当年圣诞节前夺回三八线以北的阵地,侵占整个朝鲜半岛。我志愿军同敌人苦战达400余天,抗击了敌军3个师的兵力,始终把敌人压在三八线以南。敌人称鱼隐山是“一道不可逾越的死亡深渊”。

5月中旬,鱼隐山正处于决战的关键时刻,侦察连随师前沿指挥所固守在99.2高地。18日傍晚,大约7点半,通讯员通知李如成到侦察连接受任务。王连长命令他带领两名战士去抓一个舌头,了解美军设防情况,为师长王诚汉决策提供依据。当时敌人据点驻有美军的一个加强连,离师前沿指挥所4公里左右。

受领任务后,李如成率战友邓成志、杨锡光,换上朝鲜当地老百姓的便装,携带50冲锋枪1支、德制手枪2支,每人携带匕首1把、手榴弹3颗,摸黑冒雨出发,在树木间迂回前进。突行大约两个多小时,靠近美军加强连前沿阵地。

不大一会儿,李如成发现敌前沿哨兵正在巡逻,他马上悄悄和战友商量了一下,迅速靠近敌哨位。趁敌哨兵巡逻转身之际,杨锡光迅速用绳子套住敌哨兵脖子,3人一起将哨兵拖了50余米后才停下来。李如成用毛巾塞住敌哨兵的嘴,松开绳子以后才发现哨兵已经断了气,成了一个死舌头,抓捕行动失败了。

李如成当机立断,制订了第二套抓捕方案。他脱下便装,把那哨兵的军装脱下来换上,扮成敌哨兵的模样,两位战友则藏在草丛中等待时机,协助抓捕。

李如成迅速进人敌哨兵站岗的位置,坐在草地上,低着头、抱着枪,假装打瞌睡,等待美国士兵来换岗或军官来查哨时抓捕。
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一个大块头美军官前来查哨,他看见“哨兵”在睡觉,立即大骂了一声“bastard wretch(混蛋)”,同时用手枪柄在李如成头上猛击了两下。李如成强忍疼痛猛地一下站起来,用手电灯光射在敌人脸上。趁敌人惊愕慌乱之际,埋伏在旁边的两名战友猛扑过来,将绳子套在敌人脖子上,抓住他的锁骨,连背带拖地走了约100米才停下来,将毛巾塞进俘虏的嘴里,又用绳子把俘虏捆好,立即返回。

在返回途中,李如成负责侦察前方敌情和带路,杨锡光在俘虏身后抓住绳子负责押送,与李如成保持二三米的距离,邓成志走在最后,观察后方敌人是否追来,负责掩护战友。

谁知走了不到2公里路,突然一声巨响,路边一颗定时炸弹爆炸了,邓成志当场牺牲,杨锡光腿部也负了伤。李如成含泪把血肉模糊的邓成志遗体放在弹坑里,刨了些被炸松的土,把他掩埋了。

朝夕相处的邓成志就在自己的眼前牺牲了,李如成心如刀割,悲痛万分。然而任务紧急,李如成只好忍住悲痛,赶紧把杨锡光的伤口包扎好,两人冒雨继续押着俘虏往回赶。

大约走了4个小时,终于回到指挥所。师侦察连王连长看见他们抓了一个军官回来,十分高兴,看见只有两人回来,便问道:怎么少了一个人呢?”李如成泪流满面地说:连长,我没有保护好战友,邓成志牺牲了,你处分我吧!”

王连长摸着李如成的头说,“小鬼,别难过了,战争不可避免伤亡,你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,我要向师首长汇报,为你们请功。”

后来,经王连长审问,才知道那个美军俘虏是个少尉军官。在全师庆功大会上,师首长给侦察班记集体三等功一次。

19533月,李如成随师政委王平方回国后,调任成都军区内卫九十八支队侦察班长。19553月,李如成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

如今,已经90高龄的李如成老人精神矍铄,思维清晰,耳不聋、眼不花。原来一个大字不识的他,通过刻苦自学,达到了高小文化,可以读书看报,还可以写信。他还把在部队学会的口琴、二胡、笛子发扬光大,闲时就来一曲,尤其喜欢演奏《我是一个兵》《八月桂花遍地开》《盼红军》等十几首革命歌曲,他还参加了广元市老兵艺术团,市光荣院每年和市老年艺术团联欢,他都要即兴登台演出,没事还打打太极拳,晚年生活过得丰富而充实,多次主动向地震灾区、贫困群众等捐款捐物,连续多次被表彰为“优秀宣讲员”“优秀供养对象”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。